读小说《物种起源》

  人跟猴儿的关系2我的老家有座动物园,我每次去都直奔猴山,看着猴子们捡烟X,剥糖纸,忍不住问父亲,“猴子怎么跟人这么像”。“因为人是猴子变的啊”,“那这猴山的猴子为啥没有变成人呢?”“……”父亲无语。多年后的一天,我带5岁的儿子去动物园,他冷不丁地冒出一句,“爸爸,那个猴子好像人哦……”我知道,新的一轮问答又开始了。

  对于一个喜欢知识的人来说,我们出生在一个最好的年代,也生活在一个最坏的年代。获得知识的渠道无处不在,但是解读起来却是个大问题,究竟懂不懂反而没人去关心了。如今,很多人动不动就冒出个“优胜劣汰”、“自然选择”之类的词汇,建议这些朋友先去读读《物种起源(少儿彩绘版)》,然后再来讨论达尔文。

  实际上,达尔文写《物种起源》承受了极大压力,甚至是来自内心的折磨(他可是虔诚的_),究竟是上帝创造了生命世界,还是另有神秘的强大力量?这是达尔文最想回答的问题,也是《物种起源》的核心。于是,苗德岁为我们描述了达尔文的成长历程,以及写《物种起源》的开端。这些故事并未记录在《物种起源》之中,但被纳入了《物种起源(少儿彩绘版)》之内,帮助我们理解达尔文的思想,吸引孩子们踏上思考的旅程。

  时至今日,理解物种起源的要点仍然不是个轻松容易的事,要回答物种出现的大问题,只能从身边开始。为什么鸽子有不同的模样?为什么马儿有快有慢?苗德岁评价这种做法是“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”。物种是可以变化的,并且这种变化不仅仅在马圈鸡舍之中,森林海洋之中莫不如此。接下来,更艰苦的论证过程开始了。

  既然物种可以变化,那必然有些变异的个体能活下来,有些活不下来。而大自然的环境就是个简单的筛子,那些活下来的就是胜利者,失败者只能面对消失的厄运,长此以往,带有新的特征的新物种就出现了。不过,这有个小前提,就是生物个体需要足够多。长颈鹿的祖先们有长脖子的也有短脖子的,只是长脖子的能吃到更多的树叶,活下来了而已。

  至此,达尔文已为我们搭好了进化论的框架,但是如何让大家相信这个理论呢?达尔文拿出了压箱子底儿的证据,渐变的古生物化石,分不清是鸟还是鱼的胚胎,渡渡鸟的翅膀蛇的脚,环境相似的大陆物种不同,相似的物种却在同一大陆的不同环境下奋力生活,各种各样神奇的证据摆在一起的时候,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,就是不同的物种都是进化而来,只是我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而已。提问,解答,举证,苗老师将《物种起源》的精髓浓缩成了上面三个部分,这也正是达尔文思想的核心所在。

  看到这儿,我已模糊了达尔文和苗德岁的界限。哪些是原话,那些是推论,这些都不甚重要。他们二人都在寻求生命的终极答案,这就是《物种起源(少儿彩绘版)》想告诉我们的故事,告诉我们关于人和猴的终极故事。

  在床头放一本《物种起源(少儿彩绘版)》,妻子拿起来翻阅,之后感叹说,“这个书真好,我都能看懂。”我瞥见,旁边的儿子看见幽默的插画,已经准备抢书了。

  以上就是行阅魂网带给大家不一样的精彩。想要了解更多精彩的朋友可以持续关注行阅魂网,我们将会为你奉上最全最新鲜的内容哦! 行阅魂,因你而精彩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xyhu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yhun.com/1521.html

联系我们

000-000-0000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