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励志书籍最新

  这个世界上,从来就没有最好的,只有最合适的。只要人对了,就是最好的婚礼。

  像我这样的穷逼,最害怕的一般就是两件事,一是涨房租,二是朋友结婚。

  涨房租就算了,一年涨一回,算一算还是付得起,大不了拍拍X,换个地方住。

  相比之下,朋友结婚就比较可怕,因为要给红包。

  关系好的朋友,通常会笑笑,说给个毛,不用给。但是人家可以不要,我总不好意思摆一张狗脸去吃饭。

  尤其是像我这么纯洁的人。

  有一次一个富二代朋友结婚,给我打电话,我战战兢兢地问,我该给你包多少钱?

  她说你滚,老娘缺你那点儿钱?你一个月工资不够我买双鞋。

  ……虽然穷,我也是有自尊心的!

  想想总觉得心里过不去,晚上喝酒,问大宽,你说,家产千万的人,我该给多少钱礼金?

  大宽手一抖,哆哆嗦嗦半天,挤出一句,操,不知道啊……

  过一会儿又说,我觉得……十万吧……

  ……十万!

  这个世界已经这么浮夸了吗?

  当然最后也没有包十万。狠狠心揣了一千块钱去,富二代朋友当时没说什么。后来婚礼结束要打车回家,一掏口袋,发现给出去的红包好好地躺在口袋里。

  真感动啊!他娘的,差点儿哭出来。

  本来以为那个月可以平安度过。结果一天晚上又喝酒,喝到一半,老五突然说,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。

  我和大宽一边吃一边等他往下说。

  我要和肖肖结婚了。老五又说。

  ……大宽,你尝尝这个虾,我觉得还不错。我对大宽说。

  ……我要和肖肖结婚了。老五提高嗓门,重复。

  服务员,加两瓶啤酒。大宽对服务员说。

  我要和肖肖结婚了!老五大吼一声,旁边桌都转过头看他。

  大宽,祝你越长越丑!我和大宽举起杯子。

  老五忍无可忍。你们俩看着我!

  他双眼通红,我们手停在半空,心惊胆战地看着他。

  你们给点儿建议,婚礼怎么办。老五慢慢说。

  靠,我们两个单身的大老爷们儿,给你个屁建议。我们的建议就是婚后好好待自己老婆,千万别出轨。

  老五不理我们,自己在一边儿掰着指头算,什么婚纱要多少钱、西服要多少钱、戒指要多少钱、场地要多少钱、办酒席,自己老家办一次,肖肖老家办一次,北京请朋友吃一次,要多少钱、杂七杂八又要多少钱。

  最少十万吧。最后他说。

  又是十万!你们的十万都是从街上捡来的吗?

  我和大宽假装什么都没听见。

  没办法啊……老五叹口气,说。

  两家老人都想要大办。他又说,已经放出话来了,说婚礼现场人越多越好。本来我和肖肖打算就在北京办一个简单的酒宴,最后说不过他们,只能两个地方各办一次,还要求面子上做足。一桌酒席两千块钱,二十桌就四万块,你们算算。

  有二十桌这么多?我目瞪口呆。

  一桌能吃两千块?大宽目瞪口呆。

  老五鄙视地扫了我们一眼。我妈反正是做好准备了,他接着说,写了一大摞请帖,时间空着,等婚礼日期一确定就发出去,说要单位同事人手一张。昨天还给我打电话,问我见没见过她小学同学的通讯录……

  我和大宽面面相觑。

  肖肖家那边呢?我问。

  老五苦笑。

  肖肖堂姐去年嫁了个房地产老板,他说,婚礼特别奢华,据说肖肖的阿姨没少和人炫耀。肖肖妈说了,我们在他们老家办的婚礼,可以没有那么奢华,但得让她扬眉吐气一回,所以,酒席至少要比堂姐那次多摆十桌。

  ……这么淳朴的思维!我差点把酒喷出来。

  总之算下来差不多要十万。老五又说,我和肖肖攒的钱,大部分都付首付了,两家家长也凑了些钱,虽然他们说婚礼钱可以他们出,但房子已经花了他们很多,我怎么再好意思问他们要?

  肖肖说,我们自己的花销可以省一点。老五拿起一瓶酒,喝一大口,继续说,婚纱和西装可以租,戒指也不用太好的,有没有钻无所谓……

  他忽然把酒瓶狠狠一摔。

  但是我想给她一个最好的婚礼啊!老五大声说,我们两个最穷的时候,一块排骨还要抢着给对方吃,我不想让她在结婚的时候还要考虑这些事。我想让她高高兴兴的,每天都很开心,你们懂不懂?你们都懂的对不对?

  我和大宽拼命点头。

  我觉得我很没用。老五靠在椅子上说。

  我和大宽都说不出话。

  老五和肖肖认识七年,恋爱五年,中间异地过一年,肖肖还失业了一年。两人吵过架,闹过两三次分手,苦过,穷过,这么多坎跨过来,感情却一天比一天好。

  他们两个要结婚,我也很高兴,虽然我看一眼钱包,又很想哭。

  我只是很困惑,因为老五看上去很痛苦。

  结婚难道不应该是件开心的事吗?

  后来老五喝多了,我们送他回家。

  从他口袋里掏钥匙,开门,肖肖正在客厅里打电话,一脸火气。

  妈,你真的别请那么多人!她几乎是喊出来,咱们家老邻居都搬走多少年了!是,他儿子结婚我们随了份子,这都多久了,你较这个劲干嘛呀!

  我们愣在门口。

  肖肖看到我们,脸色有些尴尬,低声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。

  我们帮她安顿好老五,肖肖让我们坐一会儿,给我们倒两杯水喝。

  是我们的错,不该让他喝这么多……大宽很愧疚。

  肖肖摇头。

  他心里一定也不好受吧。她说。

  我一时无话,低着头喝水。

  我妈刚才给我打电话,让我帮她想想,过去她都给谁出过份子钱、出了多少。肖肖说,她说我这次结婚,要把以前送出去的钱都收回来,不然就吃亏了。

  她苦笑一下,说,你们的父母,也都会这么想吗?

  ……我怎么知道,我恋爱都没谈过啊!

  肖肖想了想,又说,我堂姐结婚的时候,我妈就一直教育我,找老公一定要找有钱的,有车有房不说,你看办个婚礼都很风光。

  但是仔细想一想,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有钱的呀?肖肖继续说,老五也不算穷人。我们一起X,一起攒钱,虽然还是要家里付一部分首付买房子,毕竟也算安定了。恋爱五年,我们什么都熬了过来。现在我就想普普通通结婚,普普通通生活,哪怕婚礼没有那么风光,又有什么关系?

  她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,轻轻笑了笑。我就是愿意嫁给他。她说。

  就是想嫁给他。她重复。婚礼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。我知道老五怎么想,他想给我穿最好的婚纱,给我戴最好的戒指,让我在最好的礼堂里、办最好的婚礼。

  可是,根本就没有什么最好的,肖肖说,只有最合适的。

  我抬起头,想说些什么,却听到她叹了口气。

  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她又说。

  我心里一惊。

  你别多想……我开口说。

  肖肖又一次摇头。我没多想。我还是爱他,还是想和他过一辈子。但是……我觉得婚礼很累,结婚很累。

  我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肖肖蜷在沙发里,一言不发,想事情。我和大宽喝完水,准备走人。

  我刚才说的,别告诉老五。肖肖在我们背后说。

  我和大宽又拼命点头。

  回到家里,好几天脑子都很乱。我拼命想,有没有什么办法,能让老五和肖肖度过这个难关。

  叫大宽出来吃饭,说这件事。

  有个屁办法。大宽说,你有十万块钱吗?

  没有。我回答。

  我也没有。大宽也承认。

  ……操,我们好穷啊!大宽哀嚎。

  于是我们俩抱头痛哭。

  办法想了两个星期,还没想出来,就听说,老五和肖肖吵架了,吵得很凶。

  据说起初是因为老五妈妈一个同事家孩子结婚,在当地一个高档酒店办的高档婚礼,上班的时候炫耀,老五妈妈就不高兴了,非要让老五也在那个地方置办酒席。

  酒席很贵,平均一桌五千多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xyhu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yhun.com/1520.html

联系我们

000-000-0000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